刘国梁 孔令辉,刘国梁孔令辉24年兄弟情:荣辱与共的友谊很难得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综合 » 正文

刘国梁 孔令辉,刘国梁孔令辉24年兄弟情:荣辱与共的友谊很难得

2021-04-24 20:03:20

2021年04月24日资讯:
原标题:刘国梁孔令辉24年兄弟情:荣辱与共的友谊很难得


刘国梁孔令辉


兄弟

“24年前,你们俩一起进队,24年来相濡以沫,有什么秘诀?”听到本报记者这么问,孔令辉莞尔一笑,“我们在互相竞争中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平衡点,竞争时是对手,但友谊是长存的。我们打过许多决赛,但我们做到了把竞争的不利因素规避掉,这也是年轻运动员应该向我们学习的东西。”上周末中国乒乓球队教练竞聘期间,两位“老法师”向本报记者了回溯了“双子星”的青葱时代,“他们这份荣辱与共的友谊很难得,他们的故事完全可以拍一部电影,就叫《兄弟》!”本版撰稿 记者 张楠

曾经年少

一个“鬼”一个“憨”

“刚认识他们的时候,是1988年,他们俩刚进二队,刘国梁12岁只有这么高,孔令辉13岁很瘦很清秀。你看现在,他们俩都团(胖)了!”“老法师”打开了他的话匣子——

刘国梁和孔令辉的父亲都是乒乓球教练,都算是将门虎子、子承父业。两个人的性格非常互补,刘国梁外向开朗,有种“鬼机灵”,话来得快;孔令辉内向,有点“憨”,话来得慢。

他们俩从小就在一个房间里住,各自的一半房间却有天壤之别!孔令辉的那一半永远井井有条,被子叠好,箱子整齐;而刘国梁的那一半就像“狗窝”,乱得一塌糊涂,简直是两箱子衣服全部“天女散花”。两个人经常开玩笑:“不许到我这边来!”教练查房的时候,也经常被他们的睡相逗乐。孔令辉仰面而睡,一动不动,被子一丝不苟;刘国梁睡相糟糕,被子乱作一团。

表面上,刘国梁总在语言上欺负孔令辉,但有时候孔令辉东北人的脾气上来,就会痛骂两句,刘国梁就闷声不吭了……别看孔令辉聊天话少,却是个安静不下来的主,晚上训练结束,他喜欢去每个队友的房间串门,进门也不说话,四处看看,“嗯、嗯、嗯”三声就撤。

优秀球员都会加练,从加练的方式,就可以看出“双子星”的性格差异。

刘国梁加练,总是拉着队友打比赛。每次打完,刘国梁总会滔滔不绝地和对手分析“我刚才是怎么赢的你”,相当于围棋的复盘,这是大多数注重技术保密的球员都做不到的。一方面说明刘国梁性格大气,另一方面也说明他善于倾吐,的确有教练天赋。孔令辉有时闷头加练,有时也和队友对打,但打完了往往是对手说得多,他睁着大大的眼睛、表情很萌地认真倾听。和刘国梁相反,孔令辉更善于吸纳。

三岁看老

两个心思缜密的人

孔令辉狂迷军事,对战车、武器、飞机如数家珍。刘国梁没有什么嗜好,他是直板选手,许多直板选手都逃不过英年早退的命运,心思缜密的他明白,如果不研究琢磨,就没有一席之地。

有人说刘国梁比孔令辉心细,其实孔令辉最终能达到那么高的水平,也是很细致的。

他们一起赢得了1995年世乒赛的男团翻身仗,男单决赛中,孔令辉战胜了刘国梁,但获得世界冠军的孔令辉并没有特别兴奋。一起回到房间后,哥俩面对面哭了……每次打完一场球,他们都很小心地照顾彼此的情绪,这也就是孔令辉告诉记者的“友情秘诀”——“在竞争中找到平衡点”。在他们的整个职业生涯和随后的教练生涯中,都很好地把握住这个平衡点。

一路看着“双子星”成长的“老法师”感慨地说:“他们的友谊能保持到现在很难得,队内竞争那么激烈,比队外竞争还要残酷,但他们一直保持着兄弟般的情谊,不分你我,荣辱与共,甚至可以说是‘天作之合’。他们的故事完全可以拍一部电影,就叫《兄弟》!”

友情自述

“哥们”的口气从未改变

9年后,终于等来孔令辉和自己携手执掌国乒帅印,刘国梁由衷地为兄弟感到高兴:“小辉自身的能力非常强,无论当队员还是教练。我们是互相最为了解的伙伴,是最好的哥们,打球时被称为‘双子星’。我期待和他共同执掌乒乓球队,用我们对乒乓球的理解、热爱和自身的影响力,从运动员时代待到教练员时代。”

“我们年龄差不多,我们互相提醒、并肩作战、互相督促,我们有非常好关系和感情,我非常渴望和小辉,就像过去从1995年世乒赛翻身战那样一起走向辉煌,运动员的辉煌延续到教练工作中,让自己的理念和思想留给下一代。”刘国梁说。

让孔令辉从“朋友”、“队友”、“教练和队员”、“教练和教练”这4种关系中选出一种,描述他和刘国梁的交情,他毫不犹豫就选了“朋友”:“我们俩十二三岁就认识,从小一起长大,很不容易,而且一直是在一个环境下长大的。虽然他在男队,我在女队,毕竟还是在一个集体里。”

刘国梁2003年接任男队主帅,孔令辉2006年才宣布退役,一度,刘国梁站在场边指导过孔令辉比赛,孔令辉笑言:“那段时间我当球员的时候,也没有完全把他当作主教练来看待,哥们的口气从来没变过。当然,对外界说话、有队员在的时候会稍微注意点。”

刘国梁退役一年多,就从男队教练晋升为主教练,而孔令辉这条路却走了6年。四年前,曾有很高的舆论呼声希望孔令辉接替施之皓,但最终孔令辉还是继续低调了4年。

对于这漫长的等待,孔令辉看得很开:“国梁当主教练是在特定的环境下,当时男队相对处于低谷。刚刚改了11分和大球,世界杯和世乒赛又刚刚失掉男单冠军,他成为主教练提升了大家的士气。而且,教练员和运动员享受的快乐和痛苦是有区别的,我比他多打了3年球,多享受了3年打球的快乐,而他提前享受了当教练的过程。”

兄弟取经

小辉向国梁请教“主帅经”

从主管教练到主教练,只少了一个字,却多出了许多责任。孔令辉虚心地说:“如果竞聘成功我肯定会向国梁请教,他当主教练比较早,最近这两个奥运周期,他带领的男队非常成功。在队伍管理上,他有自己的方法,经验也很丰富,值得我去借鉴。虽然男运动员和女运动员不一样,但是管理男女队还是有相通的地方,我们俩会多加强沟通。”

孔令辉当主管教练的时候,也经常和刘国梁进行业务讨论:“有时候在世界大赛后,我们会讨论一下技战术的应用,以及队员遇到了什么样的问题。”

当女队教练,女运动员的敏感细腻一度令孔令辉头大,6年的锻炼令他渐渐找到了门道:“以前是说教式、高压式的管理,看到问题就告诉队员,现在一般会先了解队员的想法,双向交流。”

语速变慢了一点,步速也变慢了一点,孔令辉越来越让自己适应女队主教练的节奏:“我本来性格相对偏激,这几年已经磨得好了很多,队员感觉我变化很大。刚开始我比较严格,郭跃体会最深,我给她留的空间比较少,她见到我会比较怕,现在她面对我压力没那么大了。”

 
标签: 刘国梁,孔令辉
Top